宗主夫人夭寿啦

TO GO OR NOT TO GO.~GOING!

记得第一次见面,是在关岛集训的时候。

他心里很紧张,跑向选手,喊着,打扰了,请多关照。

他兴趣怏怏,觉得番组的镜头真是比球场的镜头更让人不安。


“第一次要取材这个选手呢。”

“我来关岛之前也这么白吧大概。“

于是,两个人各怀心事,很尴尬地握了握手。

 

“这个人要和我一起做守备训练吗?”

“采访年下选手应该放松些了…还是要打起精神!”

他讶异于这么优秀的选手们危机感也都是存在的啊。

他看着阳光下的小记者笑嘻嘻闪着光,觉得很好看。

 

“都开饭了,还取材,能不能让人好好吃顿饭?”

“坂本选手怎么一直在吃…刚刚听阿部选手的话就一直盯着饭了,可爱。“

阿部选手特别准备的饭真好吃。

他吃的很香。

他吃的也很香。

 

“问答环节我要好好提问,争取有意思点,让上田桑夸夸我。”

“我大概是答不好题吧。”

他抬着头,眼睛转了转,又点点头,看着他,说他答得很有意思。

他倒有点不好意思低下头,反正还是错的吧。

 

他走的时候又向选手一一打了招呼。

他看着他在想下一次什么时候来呢?


#我嗑的友情向全世界最甜系列。

这流水账一点一点写吧

自己看着玩儿的

我说是友情,你们有啥说啥。

发发牢骚

来这儿发发牢骚吧,杰尼斯这波操作令人窒息。
两个人的扇子知道会卖得多拿了好几大箱,卖切。
然后两人饭ko和po拿着两人扇看kt复活。
这扇子除了背中越啥时候拿起来都不合适了。
令人窒息。

going的不完全互动

杂志取材互相提到

电站的报知

以及我完美留下了11年初次取材和15年取材的切页…(幸福)

过了好久了

偶尔搜一搜蔺苏的tag,发现高夫尔太太上来重新发了文?内心十分狂乱,天知道我有多喜欢她的亲世代,蔺苏或者无cp。因为设置了不可评论,没办法去大肆表白了。

说起来慢慢的不看文,挺久了,好多太太退了圈,琅琊榜更是前年的事了。

在我没什么消遣,压力巨大的高三,各位太太们的文就是精神寄托。虽然大部分都是刀,但是太太们就是通过自己的脑洞,告诉我们这些感情的美好或者是无法承受。

所以占个tag表白,感谢那个时候,高产,质量又好的太太们。

【百日情趣】【蔺苏】

梗:发现对方一个细微的变化

 

《绚》

  照片里坐着三个人。那是蔺晨和梅长苏第一次学茶道的时候。

蔺晨爱酒,若他愿意,千杯不醉,但对茶的映象无非苦和淡。看了一眼自家老爹的眼色,极不情愿地把PSP放在了身后,学着样子换了坐姿,装模作样地端起杯子,嗅了嗅,摇了摇,抿了一小口,做出好像很满意的表情——

“真难喝。”蔺晨砸吧砸吧舌头。

蔺老爹皱着眉,甩手就是一击,正中脑门。

蔺晨捂着脑袋,又掏出身后的PSP,朝坐在对面的梅长苏努了努嘴。

梅长苏会意,他笑着拿起自己面前那杯,叶片沉浮,茶香氤氲,轻呷一口,然后开始对蔺老爹慢条斯理地说茶。蔺晨看得有些呆了。明明动作都差不多,这小子怎么就做的这么好看。

对,蔺晨今天肯来学,不是为了茶,是为了人。

梅长苏给他的理由是,“酒不能再一块儿喝了,茶总得陪我喝?”

梅长苏从前在部队的时候是极爱和兄弟们一块儿喝酒的,现在身子不行,加上他需修养身心,去掉身上的戾气,便求了蔺老爹教他们茶道。

出门的时候,蔺老爹又唧唧歪歪念了半天林家孩子怎么这么优秀,老泪纵横,抓着梅长苏的手不给放,顺便又给蔺晨一击。

蔺晨在梅长苏耳边问他是不是真的都懂了,梅长苏笑的人畜无害,“你会不会百度?”

蔺晨捂着刚才被敲的地方,无语地看着梅长苏,蔺老爹还在抹眼泪,梅长苏对着两个人微微笑着。管家就这么着拍了张照片。

蔺晨把照片摸了又摸,想起来自己直到被梅长苏提醒,才发现自己喝茶喝过头了,真的开始认真陪那病小子一丝不苟地喝茶,虽然有时候也是被逼的,但总还觉得茶里有甜味儿。

蔺晨想着想着睡着了。

梦到梅长苏刚到琅琊医院的时候,满身是毛,自己就天天帮他梳毛,一边梳一边嫌弃梅长苏怎么这么多头皮屑。

彼时梅长苏刚经历兵变动乱、父母离世的苦痛,满脑子的复仇和悲伤,从来不理会蔺晨的话,无论蔺晨在他的床边如何聒噪。

梅长苏入院昏迷的时候,蔺晨守在他床边,手搭在他手上,这样梅长苏一动蔺晨就能知道。一开始手心里还觉得痒,后来习惯倒也好了。

后来梅长苏肌骨重塑的时候,手上缠满了绷带,疼到难忍时总是乱动,蔺晨开始抓着他的手,不让梅长苏伤到自己。

再后来,梅长苏睡到蔺晨旁边了,蔺晨就喜欢和梅长苏十指相扣了。

蔺晨感受着梅长苏的手先逃避,后安分,最后学会用力握住。十指连心,从厌烦,到信任,最后形成依赖。

梅长苏的手原来是冷冰冰的,后来指尖渐渐有了温度,他说因为蔺晨握的时间太长,而蔺晨,是暖的。

所以直到梅长苏离开那么多年,蔺晨都还能记得梅长苏手上的纹路,还记得他冷冷的指尖努力渗出来的温暖。

蔺晨是被一阵冰凉给震醒的,张开眼,原来是梅长苏把双手放在他脖颈后,对着他,笑眯眯的。

“都这么大年纪了,还这么玩儿?”

“飞流的漫画上是这么画的。”

蔺晨看着梅长苏,也跟着一块儿笑。

初次见面的时候,没想到自己会如此爱你。

多年后当我睁开眼,如此庆幸眼前还是你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要求有变化还得细微,总感觉会偏题,大家有看出来我强烈的点题欲望咩【看我星星眼

嘛,如果有人有“始于初见,止于终老”这样的感觉,我会非常感恩的。

或许有人会看出来我原来准备发刀片的?


码一份repo   @一去不还唯少年 

其实在买之前没看完全文,想买之前看了一篇,我记得是毗舍浮佛。

有些蔺苏写着写着就偏了,变成谈情顺便复仇的了,然后人设整个崩塌…不知道别人怎么想,我最初爱上梅长苏,是因为他的那股子韧劲和风云变幻间举手投足的气势,最初爱上蔺苏,是因为他们之间那般默契,那般相互信任和理解。刚好一寸欢喜有我想要的~

这本弥补了蔺苏共同闯荡江湖的缺失,填满赤焰兵变后林殊成长为梅长苏的一点一滴。

再说特典…特典真的超乎我想象…这个现代AU太有感了…一本小册子,不单单只是有情节,还有一定的深度和思想…丑和美,善与恶皆在一念之间。用了好多尼采大大的话就不得不放慢速度品一品…

对于想写一篇现代AU的我来说真的要好好学习。

关于封面…不多说什么…我真的太爱封金好吗!四个字在那儿简直就是扑面而来的古香古韵好吗!两个人骑马走江湖太和我味道好吗!

最后说下,也许是纸质不是我喜欢的吧,翻起来手感不是那么好。但是这么厚的砖头捧在手上很有架势的样子…

因为要高考了,只抽出来一点时间码了这些。没办法现在就把书看完,也没办法写很详细的repo啦。最后还是要多谢酥打太太用心的文字。

【蔺苏】无题

就只是一篇小脑洞,又写成流水账了。

取名字又无能了。

苏哥哥没死设定。至于为啥没死说不定以后会开坑写啦啦啦。

还是自己写着玩儿,不盼多少人看,看完能留评么么哒。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琅琊山的冬天,晚上还是很冷的。

可偏偏就有人不知道冷,拿着一壶温酒便坐在了悬崖边儿上,美其名曰赏月。

可那今晚月亮鬼知道在哪儿。

“少阁主,外面冷快回去吧,别回头梅宗主醒了,您再病了。”

“他要是能醒,我病病有何妨?”

说罢又是一口酒。

可除了他自己,整个琅琊山都知道蔺少阁主早就病了,唉,心病。

------------------

晃了晃手里的葫芦,哟都没酒了。

站起身,拍了拍手上的尘土。对面的山谷噼里啪啦一阵阵回音。

一愣,然后就仰天大笑。

“得意高歌,夜静声偏朗。无人赏,自家拍掌,唱彻千山响。”

“谁说无人赏?”

来人微笑着,拍拍手,慢慢踱过去。

前面那人鼻尖一酸,也没回头,“你大爷的终于肯起来了。”

想想不对,蔺晨浑身打了个颤,怎么这么冷?

赶紧抱着人飞回了房间。刚准备把人放下来,却听得怀里人轻声一句:

“蔺晨,我回来了。”

“回来了可就不许你再走了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

“梅长苏!你好端端回什么金陵!”

“蔺晨,你别急啊。不过就是回去看看。”

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下一句就是‘我们景琰登基尚不足一年,根基未稳,我们得回去帮帮他’对吧!”

蔺晨学着梅长苏的样子,扭扭捏捏,倒让梅长苏笑个不停。

“你别光笑啊,我绝对不让你回去。大不了我直接把你送到秦大师那儿吃他一个月素斋。”

“你拦得住我吗?”

“梅长苏!”

“我一个人也能回去,就是到时候景琰不让我回来我可没法,他现在可是皇上了。”

蔺晨恶狠狠瞥了一眼梅长苏,蹙了半天眉也没说话,大步走出去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宗主,我们就这么走了?”

黎纲搀扶着梅长苏上了马车,却也不放心往山上看了看。

“他不乐意去,我不逼他。”

此时山上的蔺少阁主望着空空的房间长长叹了口气。

他身子刚好怎么受得了舟车劳顿。

江湖上已经开始有人刺探他死讯了,被人找着怎么办。

萧景琰不是个省油的灯啊…不会真不让他回来吧…

梅长苏,你大爷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

就这样,蔺少阁主从琅琊山一路跟到了金陵。

金陵林氏宗祠。

这儿白天香火不断,梅长苏特意挑了晚上。

梅长苏看着一排排牌位,扑通一跪,仔仔细细行了孝子之礼。

旁边飞流不懂这些,跟着认认真真地磕了头。

“飞流,我来给你讲讲这里的人,好不好?”

飞流最喜欢听他苏哥哥讲故事了,忙不迭地点着头。

“你看,这个人啊姓林,单名一个燮字。是苏哥哥的爹爹。”

“爹爹?”

“对。旁边一些的是晋阳大长公主。是苏哥哥的娘亲。”

“娘亲?”

“对。她是世上最好的娘亲了…”

就这么着,梅长苏把七叔公到八大姨都给飞流讲了一遍。

末了,他声音提高了些问,“都认识了?”

没等飞流答,外面便飘进来个白影。

“你早说你是要回来祭拜,哪儿那么多事儿…”

蔺晨用扇子不好意思拱了拱梅长苏,却被梅长苏一把拉下,正好跪在了垫子上。

梅长苏往蔺晨那儿靠了靠,很小声地说,“我是想带你来见爹娘。”

蔺晨听言,老脸一红,拉住了梅长苏的手。

两个人后来啥也没说,盯着牌位看了许久,最后一齐磕了个头。

得,礼成了。

证婚人?

就那个睡着的小飞流吧。

苏宅日常之如果飞流会正常说话

第一则

梅长苏:“飞流,你喜欢蒙大叔吗?”

   飞流 :“不喜欢。”

梅长苏:“为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飞流:“飞流打不过,他还整天像个老娘舅,跟我比萌就算了,还抢我护殊宝会长的位子!”

  梅长苏:“哈哈哈真是对不住啊萌大哥哈哈哈”

第二则

蔺晨:“诶我总觉得我养的鸽子少了几只。”

飞流:“我不知道。”

蔺晨:“今晚吉婶儿的汤做的真不错。”

飞流:“好喝吧。是鸽子汤哟。”

蔺少阁主,卒。

傻爹必有倔子

蔺老阁主来了金陵。

老人家云游之时听闻旧案已翻,便欢天喜地地前往金陵接他的好侄儿回琅琊山。

变故生在一个茶摊上。

“诶,听说是要打仗了?”

“是啊,不太平啊。”

“我听说啊那个白衣客卿苏哲被封了个持符监军要去大渝呢。”

“那个什么麒麟才子?”

“是啊。诶诶,客官……”

老阁主茶没喝一口,捏碎了杯子,扔了几个碎银子,满脸怒气朝那苏宅奔去。

“老阁主!”

黎纲看见来人,真是怎么也不敢拦,当然也是拦不住。只能任着老阁主往里冲。

这厢梅长苏正安排苏宅最后的事务,听到外面一片吵闹眉头一蹙。等到看到人,立马正了正衣冠,双手拱礼。

 “蔺叔叔。”

“我可摊不起你这么个贤侄,苏将军。”

梅长苏一听这话便知坏事儿了,黎纲甄平也是赶紧带了人脚底抹油。

“您听我说……”

“说什么!跪下!”

梅长苏听着长者充满威严的话,扑通跪下了。

老阁主俯身抓住梅长苏的手腕,一手拖着,一手把脉。

没多久,医者满脸青筋。跪着那人也识趣一字未说。

“冰。续。丹。”

一字一字,咬牙切齿。

“是。”

“梅长苏!”老者涨的脸通红,顿了顿又继续,“你若是因火寒毒寿数难永那便罢了,上天注定,我无力回天。可你这是在自寻死路你明白吗!我以后死了见到你爹,难道要对他说,你儿子要死我没拦得住吗!”

这老阁主从来没在梅长苏面前发过脾气,心里一酸,而又正了正身子。

“父亲定会支持我这么做的。”

这蔺老阁主愣了,他看着面前这个跪着的孩子,忽然想起了那日在琅琊山上那个微醺的林燮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林燮无战事时,总会抽个几天去琅琊山。

那天林燮和阁主切磋完,靠在北峰的大石头上,接过了阁主递过来的酒。喝了一口,盯着手中的葫芦发愣。

“怎么?有事?”

“又要去大渝了。”

“北境向来是你的战场。你还不自信了不成?”

“不知道,”林燮长叹一口气,“总有不祥的预感。”

“皇帝老儿怀疑你了?”

琅琊阁虽说不涉朝堂事,却也不能不知。

总有些风言风语会被捕捉到。

“有人说我拥兵自重,被他一句林氏忠心耿耿回绝了。”

“那不是挺好?”

“他性子多疑,不回应便是不信,回应了倒证明他是有几分信的。”

“那你便这次不去,看他有什么辙。”

林燮笑了笑,又喝了一口,“他若不信我便不信吧,我林燮忠于的是大梁,不是他。”

“他若已经对你起疑心,你总不能不防。这罪名坐实了可就……”

“我的任务是保北境安稳,君子坦荡荡。”

“得,当我刚刚放了个屁。我跟这瞎操什么心。倒是个小人长戚戚了。”

“哈哈哈,等这仗打完,我便邀你蔺阁主去金陵,我那儿子可是念叨很久要见见你啦!”

“蔺某闲散惯了,还就不愿去个金陵。你若打的赢我,我便赏个脸!”

“看招!”

两个人的打斗声惊飞了一阵又一阵的鸟群。夕阳正好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

待到蔺阁主得到消息要去救人,已经晚了。

从北营再赶到梅岭,看到的是林燮一动不动,紧握着自己的手环。明明是已经了无生息,周遭却满满的都是那该死的,他守了一生的风骨。

再有个半死不活的,紧拉着蔺晨的衣角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,眼睛里的东西却是骇人。愤恨,绝望,无助,还有求生的欲望。

老阁主光是那眼神便能认出来,太像那老傻子了。

从那时侯老阁主便知道,拦不住。林殊和他傻爹一样是拦不住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你已服下冰续丹,是连劝的机会也没留给我。你且起来吧。我走了。”

梅长苏跪了半天,看着这老阁主发了半天呆,大气也没出,本想把对蔺晨的话再说一遍,没想到面前之人就真的就这么要走。

“蔺叔叔,您去哪儿?”

“去看看你爹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

望着林氏祠堂里一排排的牌位,老阁主还真挑不出来几个他认识的。

晋阳,嗯老傻子夫人。

林殊,嗯老傻子儿子。

没了,还就真的没了。

可自己怎么就那么相信那老傻子的呢,老帮他忙不说,还让他接触了不少琅琊阁机密。

那萧选怕是这里面的人都认识,甚至还见过不少,怎么就因为几句话几封伪造的信就杀了他呢。

“嘿,老兄,好久不见了。”老阁主屁股一坐,盯着那个牌位,“你说你杀了那二十万皇甫大军,到最后护国柱石还是那谢玉的,你说值吗?”

“值。”

从那牌位里好似幽幽传出来一声,语气还是那般坚定。